减肥,总在夏天变得特别急迫

时间:2019-08-25 来源:www.unimedqualicorp.com

  uBNdDlz9ffcpVlSSxOF43MGWU8wrM9dVZKdJaIPvAUzw51564029212327compressflag.jpg

  封面题图 |?《丑女大翻身》

  1

  1998 年春晚,当范晓萱和解晓东的《健康歌》唱到一半时,有着「中国健美第一人」之称的马华快步跑上台去,为了表示重视,节目安排范晓萱对她做了介绍,「哇,健美教练也来了。」

  彼时,央视春晚是中国时尚的风向标,马华身上的紫色紧身健身裤迅速成为人们争相购买的单品。马华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健身教练,她曾是风靡一时的央视 1 套的《健美 5 分钟》的主持人。 「 天天跟我做,每天五分钟。 」 这个能够唤起一代人记忆的「咒语」正是出自这个节目。

  ToDWf=QXVAr0QV3iKBtOXMnuwgLXapYACgQCbdY0k0XXK1564029212330.jpg

  《健美五分钟》截图,中间黑色衣服为马华

  也是这一年,马华从任教了 7 年的月坛健康城离职,创立了马华健身俱乐部。并迅速在河南、河北、黑龙江等地开了 10 家分部,有市场就有竞争,一大批名为「跳操房」的门店开业。

  早在 1984 年,马华就在名为康华健身研究院的民办机构当兼职团操教练,再加上央视的曝光,马华很快成为那时的名人,逛商场会被围住,学员们为了抢位置还发生过争执。她开办的俱乐部,由于场地有限,甚至有人交了钱也愿意在门口跟着跳操。

  马华的走红背后是中国全民健身热潮。 早在 20 世纪 80 年代,中国就举办了好几届健美比赛,1986 年,在改革开放前沿阵地深圳的那场比赛中,第一次设置女子组,身穿比基尼展示自己身材的选手给当时的人们带来很大的视觉冲击。4 幅。

  到了 1998 年,中国 GDP 总值首次突破万亿,几乎是 20 年前的 7 倍。经济和思想的双开放,让更多新鲜的事物传播和流行起来,BP 机、霹雳舞、西方哲学……以瘦为美的西方审美自然也流行起来。

  一战后,女性为进入职场,掀起平胸运动,但二战后细腰丰乳这种传统审美仍是男性的择偶标准。20 世纪 60 年代,世界第一位超模 Twiggy 横空出世,身高 162 cm的她体重只有 41 kg, 这种纤瘦没有曲线的身材,在当时的媒体看来象征着自由、独立,也奠定了以瘦为美的权威。

  美国著名影星 Jane Fonda 就曾因为父亲称自己为「胖女孩」而得厌食症,意识到节食的危害之后,她在 40 岁后进入健身领域,并在 1982 年,发布了自己的第一套健身视频《 Jane Fonda 健身操》,后者销量高达 1700 万套,容祖儿后来有首歌就叫《跟着珍·芳达练健身操》,灵感就来自这里。

  HRnA3MOW7BwIiieYnheagDIMR3tpeySGueoKn1QSXlzN71564029212329.jpg

  Jane Fonda

  1998 年,人们对美的渴望,催生了一批新式减肥产品。 中国大陆出现的第一款被动运动减肥仪——安必信脂肪运动机出现了,后者号称腹部 10 分钟等于慢跑 2 小时。

  这款在当时售价 895 元的昂贵机器,由陈凯歌的妻子陈红代言。在央视播出的广告中,身穿红色露肚脐装的她,开心地转着圈说,「没想到,刚生完孩子,体型还这么标准,连小肚子都没有了!只要用安必信脂肪运动机,你也会跟我一样。」

  让肥肉动起来真的可以减肥吗?其实不靠谱,尽管很多减肥仪的广告都把人的肌肉做成分层的图解,告诉你震动出汗,从而达到瘦身的功能。

  说一个常识——脂肪并不溶于水,也就是说哪怕你挤压、摩擦甚至用超声波将脂肪震散,只要排不出来,这些动作大多白费。 「 你不动,脂在动」正确的说法应该是「你不动,水在动」。

  2

  陈红虽然以美貌著称,但当时和减肥挂钩的广告明星却是倪虹洁。后者接拍广告时甚至算不上明星,代言婷美之前在酒店工作的她只是拍过广告的小模特。

  倪虹洁的走红离不开一个叫鲍洪升的人 。早在 1997 年后者就代理过美福乐减肥产品,并连续两年把它做到减肥产品国内销售第一。也是在这一年,鲍洪升把藏药推向全国。

  鲍洪升财富积累的模式和那个时代的所有的营销达人一样——广告轰炸、地推铺货,跟进产品。婷美的成功也不复杂。这款 1999 年上市的保健内衣,起源是主打矫正的英姿带。鲍洪升看到女性减肥市场的魅力,把它包装称具有保健塑身功能的婷美。成立初期,仅纸媒上的广告,月投入就达 100 多万。

  当然,最深入人心的广告还是由倪虹洁代言的视频广告,在长达 10 年的代言期里,倪虹洁被化妆成性感少妇,在各个场景里, 穿着性感内衣套装的她不停地重复着那句广告词:「 美体修形,一穿就变。」

  gqRPx6ip9yHG93yYydiS7JCieySRsGEVJbgsI4j1YO3Ki1564029212329.jpg

  倪虹洁拍摄的婷美广告截图

  值得一提的是,倪虹洁第一次拍婷美的广告报酬只有 2000 元,但婷美选择她并不是为了省钱,当时备选的还有蒋雯丽、赵薇等人,只因当时有谣传倪虹洁是变性人,《北京青年报》曾在 1999 年年底对这事做了报道,婷美看重的正是她具备的热点营销体质。

并不是因为穿塑身衣,多年后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当时广告主的主要考核就是瘦,「我比较纤细,可能比较上镜吧,之前很多年都只有 80 多斤。」

  80 多斤,穿什么会不显瘦呢!

  1998年,减肥药奥利司他在新西兰上市了,英文名 Alli。

  无独有偶,雅培公司的诺美婷(盐酸西布曲明)也在这一年在美国上市,并且一上市就创造了 1.54 亿美元的销售业绩,在 2010 年全面禁用前,一直畅销市场。

  相继上市的西布曲明、奥利司他两大类化学合成减肥新药,前者为作用于中枢神经系统的食欲抑制剂,后者为副作用更小的胰脂肪酶抑制剂类新型减肥药。简单来说,前者让你不想吃饭,后者则阻碍脂肪的形成。这二者共同构成了减肥药的基础。

  由于后者副作用较少,该产品曾在 2007 年成为首只进入十亿美元「重磅炸弹」级别的减肥药物。

  2000 年,我国批准奥利司他和西布曲明进口,一场逐利的竞争就此开始。 所有的减肥药物都主打人们的懒惰心理,广告词也大同小异——不运动、不节食,轻松变美。并附带某个模特们服用前后的身材对比。

  广告不会告诉观众的,是这些减肥药有心跳加速、失眠、血压升高、肝脏衰竭等副作用,并且容易反弹。

  3

  马华的第一家俱乐部开业时间特地选在她生日那天,本是美好的寓意,但她在 2001 年不幸因白血病去世。失去灵魂人物的马华俱乐部,也逐渐沉寂,最近一次被媒体报道则在 2010 胡同的俱乐部倒闭。

  I=Xb4McRyWNKco9ke8I5913VTHAnvf9MPeGNbjHg4ZwmH1564029212329.jpg

  马华俱乐部倒闭,设备被搬走

  但减肥的需求并未因为谁的离去而减少,遍地开花的健身房隐藏在各个小区里,共享经济大火的前两年,甚至有人在小区摆放 2 平方米左右的共享健身房,当然后者也随着共享经济的退热而荒废,成为小区孩童捉迷藏的工具。

  相比减肥设施,一些有问题的减肥药,则可能危及生命。

  2001 年,先后有 19 岁和 16 岁的少女因服用御芝堂清脂素致死。其实这种药早在 2000 年 1 月就被我国卫生部所禁,但信息闭塞导致 2002 年依然有卖,同一年,日本和新加坡媒体分别报道市民因服用 SLIM10 出现死亡现象,而 SLIM10 和国内御芝堂减肥胶囊是异名同药。

  这种换汤不换药的做法在减肥产品历史上并不少见,2007 年被央视 315 晚会曝光的藏秘排油茶其实是另一款已经销售了 8 年的减肥茶,其减肥效果也遭到质疑。

  马克思说过:「为了 100% 的利润,资本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;有 300% 的利润,资本就敢犯任何罪行,甚至冒绞首的危险。」 减肥药和保健品的层出不穷背后依然是利益的驱动。

  在 2017 年查处的一个案件中,湖南的一个犯罪团伙制售减肥药的成本每粒不足 1 毛钱,其成品多为 30 粒装,售价 288 元,算下来每粒能获取 90 倍的利润。仅 2017 年公开的假冒减肥药被查案件数据,涉案金额最高达 10 亿余元,最低的也有 元。

  Vuj=Mekt9TG0cn8mPJ3IMMLIhQ8RuwHhLyDTowhFW63g21564029212329.jpg

  五颜六色的减肥药

  好在吃药不安全已经成为基本常识,但只要以瘦为美的审美没有改变,减肥就没有终止。

  2013 年开始,国内开始流行只喝果汁不吃饭的减肥方式,第二年,鲜榨果汁成为一个小的风口,彼时,明星 Angelababy 成立创投基金 AB Capital,其首批投资合作项目之一便是 HeyJuice。寻求代餐食品,也让各式各样的代餐粉成为减肥的宠儿。

  吃得更健康也催生了一批营养搭配师,他们说起食物的热量往往头头是道。在他们眼里,多吃 1 大卡就是犯罪。

  历史总有回头路,经历过按摩仪、药品、保健品之后,人们又从新选择了跳操。 诞生于 2014 年的运动软件 keep 用户已经超过 1 亿人,并在去年 7 月份完成了 1.27 亿美金 D 轮融资,成为互联网健身领域单笔融资额最大、估值最高的公司。

  但不管怎样,正如《健康的骗局,维生素的另类历史》一书中所言,「科学研究的不确定性和诸多限制,以及科学可能被企业和专业人员操控以实现其目的, 且科学无法脱离商业,我们的身体可能会成为商业牟利的战场。」

  参考资料:

  1.《「追忆马华美丽人生」访谈实录》央视体育

  2.《奥利司他:最后的OTC减肥药》 21世纪经济报道

  3.《御芝堂的减肥夺命丹》?三联生活周刊

  5.《蒙派江湖后传:「神酒」鸿茅盛衰之变》?棱镜

  图片来自网络

  本篇作者|黍风? ? 主编|王滔

  编审|陈润江 顾问|王淑琪

  uBNdDlz9ffcpVlSSxOF43MGWU8wrM9dVZKdJaIPvAUzw51564029212327compressflag.jpg

  封面题图 |?《丑女大翻身》

  1

  1998 年春晚,当范晓萱和解晓东的《健康歌》唱到一半时,有着「中国健美第一人」之称的马华快步跑上台去,为了表示重视,节目安排范晓萱对她做了介绍,「哇,健美教练也来了。」

  彼时,央视春晚是中国时尚的风向标,马华身上的紫色紧身健身裤迅速成为人们争相购买的单品。马华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健身教练,她曾是风靡一时的央视 1 套的《健美 5 分钟》的主持人。 「 天天跟我做,每天五分钟。 」 这个能够唤起一代人记忆的「咒语」正是出自这个节目。

  ToDWf=QXVAr0QV3iKBtOXMnuwgLXapYACgQCbdY0k0XXK1564029212330.jpg

  《健美五分钟》截图,中间黑色衣服为马华

  也是这一年,马华从任教了 7 年的月坛健康城离职,创立了马华健身俱乐部。并迅速在河南、河北、黑龙江等地开了 10 家分部,有市场就有竞争,一大批名为「跳操房」的门店开业。

  早在 1984 年,马华就在名为康华健身研究院的民办机构当兼职团操教练,再加上央视的曝光,马华很快成为那时的名人,逛商场会被围住,学员们为了抢位置还发生过争执。她开办的俱乐部,由于场地有限,甚至有人交了钱也愿意在门口跟着跳操。

  马华的走红背后是中国全民健身热潮。 早在 20 世纪 80 年代,中国就举办了好几届健美比赛,1986 年,在改革开放前沿阵地深圳的那场比赛中,第一次设置女子组,身穿比基尼展示自己身材的选手给当时的人们带来很大的视觉冲击。4 幅。

  到了 1998 年,中国 GDP 总值首次突破万亿,几乎是 20 年前的 7 倍。经济和思想的双开放,让更多新鲜的事物传播和流行起来,BP 机、霹雳舞、西方哲学……以瘦为美的西方审美自然也流行起来。

  一战后,女性为进入职场,掀起平胸运动,但二战后细腰丰乳这种传统审美仍是男性的择偶标准。20 世纪 60 年代,世界第一位超模 Twiggy 横空出世,身高 162 cm的她体重只有 41 kg, 这种纤瘦没有曲线的身材,在当时的媒体看来象征着自由、独立,也奠定了以瘦为美的权威。

  美国著名影星 Jane Fonda 就曾因为父亲称自己为「胖女孩」而得厌食症,意识到节食的危害之后,她在 40 岁后进入健身领域,并在 1982 年,发布了自己的第一套健身视频《 Jane Fonda 健身操》,后者销量高达 1700 万套,容祖儿后来有首歌就叫《跟着珍·芳达练健身操》,灵感就来自这里。

  HRnA3MOW7BwIiieYnheagDIMR3tpeySGueoKn1QSXlzN71564029212329.jpg

  Jane Fonda

  1998 年,人们对美的渴望,催生了一批新式减肥产品。 中国大陆出现的第一款被动运动减肥仪——安必信脂肪运动机出现了,后者号称腹部 10 分钟等于慢跑 2 小时。

  这款在当时售价 895 元的昂贵机器,由陈凯歌的妻子陈红代言。在央视播出的广告中,身穿红色露肚脐装的她,开心地转着圈说,「没想到,刚生完孩子,体型还这么标准,连小肚子都没有了!只要用安必信脂肪运动机,你也会跟我一样。」

  让肥肉动起来真的可以减肥吗?其实不靠谱,尽管很多减肥仪的广告都把人的肌肉做成分层的图解,告诉你震动出汗,从而达到瘦身的功能。

  说一个常识——脂肪并不溶于水,也就是说哪怕你挤压、摩擦甚至用超声波将脂肪震散,只要排不出来,这些动作大多白费。 「 你不动,脂在动」正确的说法应该是「你不动,水在动」。

  2

  陈红虽然以美貌著称,但当时和减肥挂钩的广告明星却是倪虹洁。后者接拍广告时甚至算不上明星,代言婷美之前在酒店工作的她只是拍过广告的小模特。

  倪虹洁的走红离不开一个叫鲍洪升的人 。早在 1997 年后者就代理过美福乐减肥产品,并连续两年把它做到减肥产品国内销售第一。也是在这一年,鲍洪升把藏药推向全国。

  鲍洪升财富积累的模式和那个时代的所有的营销达人一样——广告轰炸、地推铺货,跟进产品。婷美的成功也不复杂。这款 1999 年上市的保健内衣,起源是主打矫正的英姿带。鲍洪升看到女性减肥市场的魅力,把它包装称具有保健塑身功能的婷美。成立初期,仅纸媒上的广告,月投入就达 100 多万。

  当然,最深入人心的广告还是由倪虹洁代言的视频广告,在长达 10 年的代言期里,倪虹洁被化妆成性感少妇,在各个场景里, 穿着性感内衣套装的她不停地重复着那句广告词:「 美体修形,一穿就变。」

  gqRPx6ip9yHG93yYydiS7JCieySRsGEVJbgsI4j1YO3Ki1564029212329.jpg

  倪虹洁拍摄的婷美广告截图

  值得一提的是,倪虹洁第一次拍婷美的广告报酬只有 2000 元,但婷美选择她并不是为了省钱,当时备选的还有蒋雯丽、赵薇等人,只因当时有谣传倪虹洁是变性人,《北京青年报》曾在 1999 年年底对这事做了报道,婷美看重的正是她具备的热点营销体质。

并不是因为穿塑身衣,多年后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当时广告主的主要考核就是瘦,「我比较纤细,可能比较上镜吧,之前很多年都只有 80 多斤。」

  80 多斤,穿什么会不显瘦呢!

  1998年,减肥药奥利司他在新西兰上市了,英文名 Alli。

  无独有偶,雅培公司的诺美婷(盐酸西布曲明)也在这一年在美国上市,并且一上市就创造了 1.54 亿美元的销售业绩,在 2010 年全面禁用前,一直畅销市场。

  相继上市的西布曲明、奥利司他两大类化学合成减肥新药,前者为作用于中枢神经系统的食欲抑制剂,后者为副作用更小的胰脂肪酶抑制剂类新型减肥药。简单来说,前者让你不想吃饭,后者则阻碍脂肪的形成。这二者共同构成了减肥药的基础。

  由于后者副作用较少,该产品曾在 2007 年成为首只进入十亿美元「重磅炸弹」级别的减肥药物。

  2000 年,我国批准奥利司他和西布曲明进口,一场逐利的竞争就此开始。 所有的减肥药物都主打人们的懒惰心理,广告词也大同小异——不运动、不节食,轻松变美。并附带某个模特们服用前后的身材对比。

  广告不会告诉观众的,是这些减肥药有心跳加速、失眠、血压升高、肝脏衰竭等副作用,并且容易反弹。

  3

  马华的第一家俱乐部开业时间特地选在她生日那天,本是美好的寓意,但她在 2001 年不幸因白血病去世。失去灵魂人物的马华俱乐部,也逐渐沉寂,最近一次被媒体报道则在 2010 胡同的俱乐部倒闭。

  I=Xb4McRyWNKco9ke8I5913VTHAnvf9MPeGNbjHg4ZwmH1564029212329.jpg

  马华俱乐部倒闭,设备被搬走

  但减肥的需求并未因为谁的离去而减少,遍地开花的健身房隐藏在各个小区里,共享经济大火的前两年,甚至有人在小区摆放 2 平方米左右的共享健身房,当然后者也随着共享经济的退热而荒废,成为小区孩童捉迷藏的工具。

  相比减肥设施,一些有问题的减肥药,则可能危及生命。

  2001 年,先后有 19 岁和 16 岁的少女因服用御芝堂清脂素致死。其实这种药早在 2000 年 1 月就被我国卫生部所禁,但信息闭塞导致 2002 年依然有卖,同一年,日本和新加坡媒体分别报道市民因服用 SLIM10 出现死亡现象,而 SLIM10 和国内御芝堂减肥胶囊是异名同药。

  这种换汤不换药的做法在减肥产品历史上并不少见,2007 年被央视 315 晚会曝光的藏秘排油茶其实是另一款已经销售了 8 年的减肥茶,其减肥效果也遭到质疑。

  马克思说过:「为了 100% 的利润,资本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;有 300% 的利润,资本就敢犯任何罪行,甚至冒绞首的危险。」 减肥药和保健品的层出不穷背后依然是利益的驱动。

  在 2017 年查处的一个案件中,湖南的一个犯罪团伙制售减肥药的成本每粒不足 1 毛钱,其成品多为 30 粒装,售价 288 元,算下来每粒能获取 90 倍的利润。仅 2017 年公开的假冒减肥药被查案件数据,涉案金额最高达 10 亿余元,最低的也有 元。

  Vuj=Mekt9TG0cn8mPJ3IMMLIhQ8RuwHhLyDTowhFW63g21564029212329.jpg

  五颜六色的减肥药

  好在吃药不安全已经成为基本常识,但只要以瘦为美的审美没有改变,减肥就没有终止。

  2013 年开始,国内开始流行只喝果汁不吃饭的减肥方式,第二年,鲜榨果汁成为一个小的风口,彼时,明星 Angelababy 成立创投基金 AB Capital,其首批投资合作项目之一便是 HeyJuice。寻求代餐食品,也让各式各样的代餐粉成为减肥的宠儿。

  吃得更健康也催生了一批营养搭配师,他们说起食物的热量往往头头是道。在他们眼里,多吃 1 大卡就是犯罪。

  历史总有回头路,经历过按摩仪、药品、保健品之后,人们又从新选择了跳操。 诞生于 2014 年的运动软件 keep 用户已经超过 1 亿人,并在去年 7 月份完成了 1.27 亿美金 D 轮融资,成为互联网健身领域单笔融资额最大、估值最高的公司。

  但不管怎样,正如《健康的骗局,维生素的另类历史》一书中所言,「科学研究的不确定性和诸多限制,以及科学可能被企业和专业人员操控以实现其目的, 且科学无法脱离商业,我们的身体可能会成为商业牟利的战场。」

  参考资料:

  1.《「追忆马华美丽人生」访谈实录》央视体育

  2.《奥利司他:最后的OTC减肥药》 21世纪经济报道

  3.《御芝堂的减肥夺命丹》?三联生活周刊

  5.《蒙派江湖后传:「神酒」鸿茅盛衰之变》?棱镜

  图片来自网络

  本篇作者|黍风? ? 主编|王滔

  编审|陈润江 顾问|王淑琪

达到当天最大量